全球高考:关于猫猫睡觉会团成一团这件事

2022-02-23

家里的猫一直没起个正经名字。


高齐闻远几个蹲下来围着小毛团好奇地瞧,一边伸手戳来戳去,一边嘴里跑火车似的提议了一串名字,什么咪咪小喵小白毛团招财进宝等等等等。秦究一个都看不上,走过去胳膊一伸,把小家伙从奇怪大人的围观中捞走了。


问游惑,他更不擅长了,给毛绒绒的小动物起名字还不如写几十页的训练总结,于是秦究拍板,说就叫儿子得了。


楚月表情一言难尽,问秦究他们提议的名字哪个有比直接叫儿子更草率?


秦究笑,叫了一句“儿子”,窝在他臂弯里的小家伙睁着大眼睛,乖巧地“喵”了一声。


众人遂无语。


后来其他人擅自决定猫的名字叫“雪球”,只有秦究一个人“儿子”“儿子”地叫。


养猫这件事秦究念叨了很久,但他们太忙,没空照顾。直到这几年渐渐不再亲手管理那些繁重的训练任务,日常生活多出许多空闲,这才付诸行动。


猫是秦究抱回家的,小小一团缩在秦究怀里,两只毛绒绒的爪子搭在秦究的手臂。当时游惑正在书房看文件,听见外面玄关的动静出门来,先和秦究怀里的小家伙对上了视线。


两猫对视。


白毛,蓝眼,耳朵软乎乎地垂下来,鼻子和肉垫都是粉色,可爱得很。


秦究捏起猫咪的一只爪子,对着游惑晃了晃,说:“看,这是你的另一个爸爸。”


两只猫都沉默了。


刚来的几天,小猫要更亲近秦究一些,但它显然对家里的另一个人类也很好奇,常常观察对方的举动。但它面对游惑的时候总有一点微妙的怂,只敢“远观”而不敢“撒欢”。


游惑也在观察这只小毛团。


他并不懂得如何与毛绒绒的小动物相处,尤其是当这只小动物成为了家里的一员。比起淡漠,他更多的是踏入未知领域的茫然。


可以摸吗?怎么摸?抱呢?抱的姿势有什么讲究?它会舒服吗?会喜欢我吗?


秦究拿着逗猫棒逗猫的时候,游惑就坐在旁边一面看,一面思考。


这么过了几天,一次晚饭后,秦究在厨房洗碗,游惑和猫儿子又在客厅互相观察。


或许是几天的试探终于让小家伙确定这个看起来冷淡的人类只是看起来冷,并不是真的不爱搭理猫,于是它在地毯上睁着大大的蓝眼睛看了游惑一会,挪过去蹭了蹭游惑的裤腿,然后把一个老鼠布偶推到了游惑脚边。


游惑捡起那只布偶,拿在手里,学着秦究的样子晃了晃。


猫咪伸出小短腿,扒住游惑,努力直起身子向布老鼠探爪。老鼠在空中晃来晃去,它也扭着身子晃来晃去,柔软的粉色肉垫露出来,实在可爱。


客厅里隐约响起一声模糊的轻笑。


等秦究洗好碗出来,游惑已经握着逗猫棒和猫儿子玩了好一会。逗猫棒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把夜色里的灯火也衬得轻盈。秦究靠在沙发旁的立柜上看着游惑,神色温柔。


从这天起,两猫建交进展突飞猛进。


养猫后家里不可避免会有一些独属于小动物的味道,猫毛也有些难以打理,但和小猫成功“破冰”后,游惑对这一切适应得很快。猫儿子也完全放开了胆子,已经到了敢半夜溜上两人的床的地步。

这是家庭和谐的表现,是好事,秦究很乐意看到其乐融融的场面。但他觉得如果早上醒来不会发现猫儿子窝在游惑怀里,把两人的拥抱隔开了的话,三口之家会更幸福。


然而游惑觉得这没什么,猫咪抱在怀里很软很暖很舒服。手指陷进顺滑的白毛里,一天的快乐就此开始。


能怎么办呢?只能由着。


现在的生活平稳安宁,身上的重担卸下些,有爱人,有一只猫,他们像这座城市里任何一个普通的家庭。


不能更满足了。


养猫一个多月后的一天,秦究久违地工作到了很晚,到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将钥匙插进锁孔时他小心地放轻了动作,推门也缓慢而轻。猫儿子有时候会缩在门口的拖鞋里睡觉,他怕惊动了。


然而推开门,却发现客厅的灯还亮着。秦究换了鞋,把裹着寒气的大衣挂在玄关的衣架上,才轻轻地走进去。


看清客厅里的景象后,他的脚步顿住。


游惑躺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额发散落下来,在鼻梁上落下交错的阴影。而雪白的猫咪把自己团成一小团,窝在游惑的腹部,随着游惑的呼吸小幅度地起伏。


落地窗外是浓稠的夜色,绒布窗帘阻隔冬风,昏暗的灯光拢在他们身上。


秦究看了一会,才走过去。小家伙睡得不熟,被秦究碰了一下就醒了,伸了个懒腰轻巧地从游惑身上跳下去。


秦究摸了摸猫咪的头,然后伸手把游惑抱起来,带去了卧室。猫咪晃着尾巴跟在后面,进卧室后跳上床,又在床尾团成了猫团。


被放下时,游惑轻轻皱了一下眉毛,但没醒。秦究自己也躺上去,拉开被子,把睡熟了的爱人裹进去。


没人睡过的床铺有些冷,游惑侧过身,把头靠进秦究怀里,腿微微蜷起,和不远处的猫咪有一丝相像。


秦究抱住怀里的人,忍不住无声地笑起来。


谁会不喜欢团成一团睡觉的猫咪呢。


阅读7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