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一个大哥大嫂给弟弟弟妹牵红线的故事

2022-02-23

“晓星尘?”

迷雾笼罩的小镇中,隐约可见白色的身影在白雾间穿梭,晓星尘穿着和谢怜差不多的白色道袍,只是做工针脚都比谢怜那身洗到败色的道袍要精致一些,手拿拂尘,背负长剑,黑发以道观束起,余丝散落腰间,穿行于鳞次栉比的农舍前,仿佛十分谨慎,但这谨慎并不是为了提防铜炉山的凶兽,而是因为他眼睛上蒙了白布的缘故。

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少年和一个小女孩,沈清秋一眼就认出了跟在晓星尘身边的薛洋,拦住了魏无羡想要上前探听消息的动作,悄声道:“魏公子,不要轻举妄动,那黑衣少年就是薛洋。”

“薛洋?”

几人皆是讶异了一瞬,魏无羡本来一位薛洋会是个邪的不能再邪的少年了,却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乖巧可爱,方才擦肩而过时,虽然雾大看不清,但是他向晓星尘咧嘴的那一笑,真是令人无法将他和屠杀满门的凶手联系起来。

“沈师兄……”尚清华哆哆嗦嗦的去摸索沈清秋的所在,好不容易抓到了一片袖子,拽了拽道,“那个……我看这里挺危险的,要不然我们还是先出去吧,起码要先把这障眼的雾驱散了啊,要不然两眼一抹白,我连大王在哪都看不见,很容易牺牲啊!”

尚清华说的小心翼翼,本来他就是硬被拖来的,又没有魏无羡蓝忘机惩奸除恶、济世救民的抱负,也没有沈清秋那样坑爹系统发布的坑爹任务,自然是能少惹事就少惹事,有祸则避是他的人生信条。

尚清华一脸期待的等着沈清秋的答复,但是许久也未见人言语,反而听得耳畔一句:“尚师叔,你拉错人了。”

“啊?”尚清华大惊,伸手一扯,发现自己拉的是件黑色衣袍,顿时像碰了块烫手山芋一样丢开,连连道歉,“对不起啊君上,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和沈师兄的衣服面料这么像的……”

洛冰河饶有兴趣的问:“怎么?尚师叔好像很了解师尊衣服的材质呢?”

“没有多了解,君上你不要误会,只是沈师兄这衣服的料子格外不同些,我就顺便记下了,但没想到……君上您也跟沈师兄的衣服款式一样……”

尚清华作为苍穹山派后勤部部长,所有弟子、峰主的衣服都是经他手的,虽然沈清秋常年居于魔族,但是岳清源却年年都没忘了他,每年换季的衣料都要求打包好送到沈清秋手中,让他置办行头。现在他身上穿的这件,乃是岳清源出游时亲手斩杀的天蚕老妖攒了五百年的蚕丝织成,防火防水防妖兽还极为耐撕,堪比铠甲,所以尚清华才敢凭衣服断人。

沈清秋十分喜欢看飞机大大被亲儿子怼的样子,忍耐了半天才憋住笑意,解释道:“师弟对不住啊,我把这匹料子分了一半出来染了色,也给冰河做了一件差不多的,下次师弟可不要再这么草率的抓人了,幸亏冰河脾气好,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现在还能全须全尾的站在这儿。”

冰哥脾气好?尚清华现在很想把狂傲仙魔途的原著拍在沈清秋脸上,他是当人家老婆时间长了就忘了冰哥凶狠暴戾的一面了?他现在能全须全尾的站在这明明是因为洛冰河的手被绑住了好吧,否则刚才碰到他的第一下,尚清华就已经被拍飞了!

奈何男主大大不容置疑,男主大大的老婆更是吐槽不得,尚清华不安的把手揣进双袖中,讨好一般的问:“那我们现在可以先出去吗?那个薛洋可是个狠角色,我这三脚猫的功夫,万一单独撞上他,会死很惨的!”

他仿佛怕的肝胆俱裂,生怕自己一失足死第二次,沈清秋觉得他丢人,没想搭理,倒是魏无羡好心提醒:“尚前辈,我们已经在迷阵里走了半天了,现在出去恐怕找不到路,单独行动的话碰上薛洋的可能性更大,所以你还是呆在这里吧,我们会保护你的!”

“不必劳烦”不远处,漠北出声道,“诸位把自己照管好就是了,我自不会让他单独碰上什么可怕的东西。”

尚清华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厚着脸皮说出来的话就这么被无视了,很尴尬,道:“大王,我这不是怕累着您吗,万一您一分神伤着自己,我百死难赎啊!”

“你以为我是谁?会被一只鬼伤着?”漠北不大高兴道,“虽然我不比君上,但也会全力护你。”

“嗷!大王!”尚清华被漠北的一番关切感动的热泪盈眶,他也终于体会到了有靠山的感觉,立马远离洛冰河那边,要往漠北身上扑,但是扑到中途似乎是记错了方向,撞到了另一个人,他低头揉了揉鼻子,眼睛瞥到了那人一身黑的装束,顿时汗毛倒竖,连退几步,嘴里含糊不清的叫:“薛薛薛薛……薛洋?”

几人瞬间警惕,几乎是同时拔剑问:“薛洋在哪?!”

那黑袍男子却并没过激,虽然知道雾大的看不清,但仍规规矩矩作揖道:“诸位仙友,我不是薛洋。”

魏无羡作为薛洋的追捕者最是警惕,随便闪着红光,问:“那你是何人?”

黑袍男子也拔了剑出来,亮了剑芒道:“在下白雪观宋子琛。”

宋子琛此人,沈清秋是最认识的,除了在原著中的印象,行走江湖时也碰见过几回,因此也算有几面之缘的好友,沈清秋立刻收剑,打招呼道:“宋道长?”

宋子琛似乎也是听出了他的声音,道:“沈仙师?是你吗?”

魏无羡道:“沈前辈,这是你朋友吗?”

“额………”沈清秋让几人收了剑,指尖夹了一张明符,互相介绍道,“这位是宋道长,你常在上天庭,或许没听说过他,宋道长与晓星尘道长乃是挚友,二人身负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之名,薛洋屠杀栎阳常氏一门时,宋道长也曾出手相助。”

符纸照亮一方天地,终于能勉强看到对方的脸,魏无羡仔细打量了一下宋子琛,果然此人生的一派严正之相,黑色道袍手执拂尘,背上同晓星尘一样负着长剑,微施一礼。

魏无羡几人回礼,沈清秋又向宋子琛解释:“这几位是魏公子、含光君、漠北君和我师弟,我们是来追查薛洋踪迹的,宋道长,你又是怎么来铜炉山的?”

宋子琛看似有些难以启齿,道:“我……我是来找星尘的……一路追寻至此,见此地妖物甚多,便盘桓了几日,今日被迷雾所困,诸位知晓这是什么地方吗?”

魏无羡连忙开口道:“这里是铜炉山,此山百年一开,那些鬼物是来此历练的,若成绝出山,必将为祸一方,我与蓝湛奉命前来阻拦,方才见迷阵拦路,进来后便遇见了晓星尘道长和薛洋在一起,宋道长你是他的朋友,可知晓星尘道长怎会和薛洋扯在一起?”

“薛洋?!”宋子琛大惊,而后坚定道,“薛洋以厉鬼之身屠我白雪观,但是星辰绝不会和他同流合污的!”

沈清秋自然知晓内情,现在既然晓星尘还安然无恙,想来大错还未铸成,好在他们来的巧,在那件事发生之前碰上了宋岚,安抚道:“宋道长你不要激动,我们当然知道晓星尘道长不会和薛洋那种人渣搞在一起,但是……方才我们同他擦肩而过时,晓星尘道长似乎并未发现我们,且双目被白绸覆盖,似是……”

接下去的话沈清秋没忍心挑明,洛冰河补充道:“瞎子。”

“瞎……瞎子?”宋岚微微睁大了双眼,仿佛他的双目中有什么不可置信的情绪,几人纷纷都在等他的解释,过了许久,宋岚才缓缓抚上自己的眼睛,木讷道,“难道……难道是星尘……”

他似乎被什么真相惊呆了,只立在原地捧着眼流泪,魏无羡急得要死,问:“宋道长,你到底知道什么快说啊,现在晓星尘道长在薛洋手里,这迷阵里薛洋可比咱们熟悉多了,晓星尘道长又……没有眼睛,出了事怎么好?”

宋岚这才想到晓星尘现在的处境,若是没死之前的薛洋,就算晓星尘瞎了、聋了、残了,浑身上下只剩一只手也能将他制住,但是化为厉鬼的薛洋,山上还有阴虎符的加持,怕是不敌,宋岚赶紧收敛悲情,道:“是这样的,白雪观被屠后,薛洋拿去了我一双眼睛,他走时言道是为报复星尘,当时我……师门被屠、双目皆盲,悲愤至极,星尘赶到救我,我就……一时激动迁怒于他责备了一通,后来我体力不支失血晕倒,再醒来时,被薛洋挖去的双眼已经奇迹般地回到了我的眼眶上,我想,可能是星尘他救了我,思及往昔恶言,愈思愈悔,遂寻至此处……”

“宋道长”沈清秋严肃的说,“您可知若人身上失去了什么,哪怕是掉一根头发,都不可能再长回去了,您没有想过,你现在用的这双眼睛,到底是谁的吗?”

“我……”宋岚岂会没想过,只是他真的不敢设想这样的可能。

沈清秋毫不留情道:“我想晓星尘道长是真的很重视您这位朋友了,居然连眼睛也能说给就给……”

宋岚彻底说不出话了,心中只余悔恨,握着拂尘的手都被木刺扎出了血痕,他实在想把自己打死,当初怎么能和晓星尘说出那样的话,才惹得那人心灰意冷远走他乡,才让他身处险境,落入薛洋那渣滓手中!

归根结底。晓星尘有什么错,错的是他,是薛洋!

想到此,宋岚恨不得手撕了薛洋,再让晓星尘捅自己七八十剑,才能赎罪。

沈清秋轻拍他肩膀,劝解道:“宋道长,事到如今懊悔已是无用,还是先找到晓星尘道长要紧。”

宋岚将手中拂尘插到背上,换了拂雪剑在手上,一脸的杀气腾腾道:“沈仙师说的是,我现在就去找他!”

“宋道长!”沈清秋头疼的拉住要往迷阵中心冲的宋岚,道,“前方危险不明,你自己行动太危险了,左右晓星尘和薛洋都在一起,咱们同行吧,万一出事也好照应。”

宋岚寻人心切,应了沈清秋,同他们绑到一条捆仙索上,因为怕打草惊蛇,所以沈清秋熄了明符,一行人慢慢的向前摸索。

“瓜兄!瓜兄!”沈清秋正全神贯注的搜寻薛洋和晓星尘的踪迹,突然耳边炸起尚清华的呼唤,眼前浮现一块白幕,在满是迷雾蒙眼的环境下也看得清清楚楚,尚清华的脸明明白白的浮现在上面,贼兮兮的到处打量,沈清秋一惊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正好倒在洛冰河怀里,洛冰河立马警惕道:“师尊?怎么了?有什么东西吗?”

这种时候做出这么奇怪的举动很容易引起恐慌的,沈清秋感觉到几束目光都落在他身上了,赶忙解释道:“没什么没什么的,我就是……我就是绊了一跤!”

洛冰河手不离沈清秋的腰,俯下身摸索了一阵,抓了一个“头”上来,沈清秋凑近了看,那是个陪葬玉女的头,紧接着魏无羡也从脚边捞了一颗头,是名阴力士的,道:“看来这里曾经是个专做陪葬品的村子,要不然怎么这么多纸扎人。”

蓝忘机伸手拍掉魏无羡手里的东西,提醒道:“魏婴,不要乱拿乱碰,当心埋伏。”

魏无羡瞬间抛下了心思,勾勾蓝忘机的手指头道:“知道了蓝二哥哥!你可要保护好羡羡啊!”

蓝忘机嘴上没有什么表示,只是脚下把所有挡路的障碍都踢到了一边,道:“嗯”

洛冰河经提醒也颇嫌弃的把手里的头丢掉,去抱沈清秋道:“师尊走路要看仔细,若是摔着怎么好?”

沈清秋指指这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抱怨道:“为师不是不看路,这样的大的雾,想看也看不清啊……”再说了,他又不是因为不看路才摔的……

洛冰河将二人之间捆仙索的距离拉得极近,身子几乎贴到了沈清秋的后背上,咬在他耳朵根处说:“那师尊可要拉紧徒儿了。”

“咳!”沈清秋正老脸通红,本着迷雾重重下不会有人看见洛冰河动作的想法才没推开他,忽然听耳边一声轻咳,他回头一看,系统大屏幕上尚清华的脸还大咧咧的浮现在那处,正一脸贱相的看着他们师徒调情……

“我靠!”沈清秋奋力推开洛冰河,看着白幕上被莫名点开的同意对话的绿框框,心中怒道,“系统!我点过同意吗?还有,你什么时候有了视频功能?为什么没通知我?!”

系统:“亲,因副本等级过高,系统自动升级,已添加连线、通话、视频等功能,剩余功能程序待启动,请亲认真完成任务,以便获取更加人性化服务哦!”

系统的服务人性化?谁要是敢这么说那就真的是没有人性了!沈清秋憋得脸红,对着那一张怼满大屏幕的脸嫌弃了一阵,问:“飞机菊苣,你又怎么了?不会还想临阵逃脱?”

尚清华那边看着画面左右动了一下,想来是沈清秋在调整视频角度,看来是瓜兄装逼装惯了,时刻想着保持形象,而尚清华还赖在漠北怀里,甚至脚都没有沾地儿,笑道:“怎么会,大王好不容易说一回情话,我要给他一个保护我的机会啊!还有瓜兄,你不要再整理被冰哥抓的皱皱巴巴的衣领了,刚才你俩腻腻歪歪我么又不是眼瞎没看见,现在遮掩有什么用?”

沈清秋悻悻然放下手,捏着扇子想穿过屏幕揍他,没好气儿的说:“你要是不装作刚才眼瞎没看见,我就真让你变成瞎子!”

尚清华缩了缩脖子道:“别别,瓜兄你最近和冰哥呆的时间长了,怎么也变得这么暴力,可千万别这样,会没有男人爱的!”

沈清秋已经举起拳头了,尚清华赶紧闭嘴,试图用正事儿挽回自己的小命,道:“瓜兄,刚才我的系统给我推荐了一个好东西,你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沈清秋并不指望系统能给他帮什么忙,没给设置障碍就算不错了,唯一一次有用的就是那个豪华小推手,还让沈清秋付出了老腰!他可不敢依靠那个傻逼系统了!遂一点也没兴趣的问:“什么好东西,不会又是啪啪啪拯救世界吧?”

尚清华摆手道:“瓜兄你能否纯洁一点,那种事只有你的系统做的出来好吧,我着系统很人性化的。”

他刚才说什么来着?谁觉得系统人性那人肯定就是没人性了!沈清秋立马就要毫不留情的挂断这个没有人性的飞机菊苣的视频通话,但那边尚清华似乎也注意到了他的举动,嗷嗷直叫,道:“瓜兄你别冲动,听我说完啊。”

沈清秋不耐烦:“那你别卖关子了,赶紧说!”

尚清华咳了咳,眼神在屏幕上飘忽了一阵,似乎是在操作什么东西,不一会,沈清秋就见自己的聊天对话框上多了一条消息,点开看,真是尚清华给他发的蓝条条链接,那链接的名字叫:铜炉山副本——义城任务地图。

“卧槽!”沈清秋差点又叫出声来,好在他忍住了,喜道,“飞机菊苣!飞机大大!你有这种好东西怎么不早点拿出来?!”

尚清华道:“哎呀,说起来不好意思,这份地图是需要付逼格的,我逼格不够,要不咱俩凑一凑?”

沈清秋看看自己的逼格指数,不屑的打开那份地图链接,道:“不就是一份地图,能有多贵……”

系统:副本助手——义城地图册,需付出逼格100000购买,是否确定付出?

沈清秋:这张地图是金子做的?

系统:供求决定价格。

沈清秋:靠!

系统屏幕上,尚清华发现沈清秋静止了,喊道:“瓜兄?”

沈清秋斜了他一眼,随后系统发给尚清华一条链接,尚清华点开,直呼:“我去,瓜兄,你好富有啊!”

沈清秋想到这些逼格都是他怎样没日没夜换来的,就心酸不已道:“呵,那可都是劳资拿腰换的。”

尚清华可怜道:“哈哈哈哈哈瓜兄你如此伟大,系统肯定要在功劳簿上给你记一笔的!”

“切,他不坑我就很好了”沈清秋摇摇扇子,试图驱散脸上的红晕,又看向尚清华道,“怎么?你好歹也在狂傲仙魔途混了那么久了,连这点逼格都没有?看来在漠北君心里你还是不怎么重要啊。”

尚清华撇嘴道:“我哪像瓜兄你啊,我的系统总能源绑定的是大王,而大王最近沉迷于公务,都很久没进我房间了,逼格爽度刷刷刷地掉,深闺寂寞,你这种日日夜夜都有人疼的魔后是不会懂的。”

这是话里话外让他给漠北减负,沈清秋这种吃软不吃硬的家伙最受不了别人玩笑嘲讽,虽然认为自己接下的担子要交给别人挑的行为也不地道,但是尚清华这样“阴阳怪气”,他脸皮薄实在受不了这样被人说,沈清秋冷冷的威胁:“你要是再说,我回去就让漠北九九六。”

尚清华算是见识到了沈清秋的歹毒,连连求饶,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见招拆招,开着系统视频聊了一路,不知不觉,一行人就在沈清秋或者说是系统地图的带领下走到了迷阵的中心,不知为何,越是往中心去,雾越是稀薄,一座破落的义庄出现在眼前,几人躲到一座破庙后,随着诡异的风吹着破烂的木门吱吱呀呀的开开合合,几人看见义庄中的台阶上坐着一黑一白两个人,薛洋手里提着菜篮子,递给晓星尘不知从哪捡的野草,道:“道长,今日咱们抓阄,谁抽到的草短谁就出去挖野菜。”

晓星尘笑了,嘴角上扬,就算是蒙着眼也能让人感觉出他此刻的开心,他顺手抓了一根道:“你怎么每日都有不同的花样?”

薛洋道:“还不是不想动,所以变着法的骗道长你出去觅食呗。”

晓星尘被他欢快的语气逗笑了,道:“所以今天我运气怎样?”

薛洋道:“当然还是很差了,诺,谢谢道长了。”

说着,他把菜篮子丢在晓星尘怀里,晓星尘也没有怀疑,起身准备出去挖野菜,身后,薛洋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站起来又抢了他的菜篮子,晓星尘微笑着问:“怎么?”

薛洋毫不客气 道:“道长你真笨,我是故意骗你的,这两根草都是短的,忽悠你眼瞎罢了。”

被人说瞎,晓星尘也不恼,道:“所以呢?你要出去吗?”

薛洋伸了个懒腰道:“哎呀,躺了这么多天也累了,我出去走走,道长你好好休息哦。”

晓星尘摸索着将角落里的镰刀交给他,嘱咐道:“小心一些,早点回来,若见到阿菁,记得把她带回来,虽然这村子里比外面安全一些,但也不可马虎。”

薛洋掏了掏耳朵,似觉得啰嗦,道:“知道了,这话道长你说了好几遍,那个小瞎子也就在你面前乖,其实人精似的。好了,我走了,道长记得生火啊!”

薛洋挥挥篮子,哼着曲儿出门了。


阅读56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