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野:吃点粥吧?好不好?

2022-02-24

今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早,昼夜温差大。

顾飞因为要给小孩讲课,连日备课,又因为没有及时增减衣服,一向不容易生病的他竟然发起了高烧。

夜里竟然生生把蒋丞烫醒。

拧开夜灯心疼地开着顾飞烧红的眼尾,推了好半天才迷迷糊糊地起身吃掉退烧药。

蒋丞用被子将他裹起来,自己下了床去拧了毛巾准备物理降温,进卧室就看见顾飞靠着床头昏睡了过去。

凉毛巾碰触到额头的时候,顾飞一个激灵,抓住了蒋丞睡衣就想贴上去。

这时候心猿意马显得太不合时宜。

抿了抿嘴,拉开了那只手,微微俯身用唇贴了贴生病的人有些干的唇。

像两只相濡以沫的鱼。

不知道怎么想到这样的比喻,蒋丞没忍住笑了出来,又轻轻摇头用毛巾擦起烫的不行的额头。

都做好以后,困得不行也没有上床休息,拉着顾飞的手枕在床边就睡了过去。

大概是因为睡得不踏实的缘故,蒋丞大早上就被梦惊醒,就再也睡不着,索性去熬了一锅粥。

现在做一些简单的吃食还算得上得心应手,拌了些空心菜,重新拐进卧室用手贴了贴顾飞的额头。

只是稍稍降了一些温度。

“我没事。”顾飞也已经醒了,喉咙哑得不行。

干脆不再说话,只是伸出手,拍拍蒋丞的后背。

“吃点粥吧?好不好?”蒋丞还是心疼,觉得顾飞身上的温度熏得他实在有点眼热。

头还是疼,被蒋丞扶起来,没什么力气地笑。

没有胃口,却也是给足了面子喝了大半碗。

身上出了薄薄的一层汗,感觉轻松了一点,却还是困。

这一觉睡下去再醒来已经是凌晨。

额头上还敷着毛巾,手被人拉着。

顾飞低头看见蒋丞趴在他身边,眉头轻蹙,睡得不踏实的样子。

他伸出手,抚平眉间的不安稳。

不承想,蒋丞就这么醒了。

“你好点了吗?”他心急,以为是顾飞没忍心叫他,连忙用手去贴顾飞的脸。

却发现温度已经降了。

好似松了一大口气。

顾飞翻开旁边的被面,又拍了拍旁边的空位:“上来睡。”

上床睡觉的人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窝进了顾飞的怀里。

许是爱人怀里太过舒坦,没多久蒋丞就眼皮昏沉,撑不住地睡了过去。

顾飞偏头去看,在他眼皮上落下轻轻一吻,轻声地说了句晚安,搂着他又重新睡了过去。


过了立春,天气开始慢慢回暖,蒋丞眯着眼赖在阳台的躺椅上晒太阳。

顾飞手里拿着一杯柠檬水,走过来。

抬眼去看,好像接了一身春光,整个人变得明媚起来。

“下午去超市么?今晚吃火锅?”顾飞微微俯身将水杯递过去。

蒋丞点了点头,弯了眉眼喝了几口柠檬水。

暖融融的,让人全身舒坦起来。

将近傍晚,磨磨蹭蹭的两人又在玄关腻腻歪歪一会才出门。

昼夜温差还是大,早上天气还好着呢,这会已经有些起风。

顾飞拉着蒋丞的手,笑着听旁边的人说话。

“一会回去可以买草莓吃吗?”

“行。”

“明天带猫去打疫苗吗?

他们后来自己买了房,也养了一只猫。纯白的布偶,古灵精怪,有时候顾淼带着猫来玩的时候,两只猫在屋子里瞬间热闹起来。

“听你的。“

“火锅可以加毛肚对吧!“

“一会就买。”

稀松平常的对话却让蒋丞勾起嘴角。

那只牵着自己的手被扣得更紧了。



顾飞今天去给学生补课,是学生的家长央求了好久,才不忍心地答应下来。

“人民教师好辛苦啊。”

蒋丞还躺在床上,嘀咕了一句,迷迷糊糊地从床上撑起身子帮顾飞整理衬衫的领子。

“再睡会,还早。”顾飞在蒋丞的额头上轻轻地落下一吻,又揉了揉头。

“给我发位置,下课了我去接你……”床上的人话还没说就睡着了。

顾飞低低地笑,拎起沙发上的包就走了。

蒋丞九点才起床,慢悠悠地吃完饭,照着顾飞发的地址开着车过去。

好家伙,竟是个高档小区,车辆进出还要登记。

索性就不开进去了,绕了好久才在小区外找到一个停车位。

顾飞已经补完课了,蒋丞远远地看着他单肩背着包走出来。

今天没去学校,衬衫的外头套了一件针织毛衣,还带了一副没什么度数的银框眼镜,说是大学生都有人信。

我男朋友真好看。蒋丞笑了笑,跑过去。

风衣被带起一角,感受着主人的雀跃。

“来啦?”顾飞拍了拍蒋丞的头,又抓住了他的手,“我本来还以为你会忘记,走吧,想吃什么?”

“哇,顾老师请客吗?那我可以狮子大开口吧?”蒋丞眼角带着笑。

“可以!”顾飞看起来很高兴。

春意翩翩,落在两个并肩走在一起的青年身上。


春风又起,又是一年春。

因为有你在,所以这光阴值得一生虚度。


阅读43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