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学渣:假如贺朝真的去开挖掘机了

2022-03-20

文:冷諾霜殿下

  谢俞摘掉手套,把手术刀和记录数据的表格收拾好,正准备离开,就被同学叫住了。

“诶诶诶俞哥!今天好不容易实验结束这么早,一起吃点东西去?”

谢俞低着头把手机翻出来,轻轻划了几下,说道:“不了,还有事。”

同学有点不悦地继续说道:“怎么?你又去哪里?”

“市中医院。”

“你要去那里实习吗?”同学琢磨了一会儿:“不对啊,市中医院不是最近在拆迁吗?你去一工地干啥?”

谢俞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找我男朋友。”


市中医院最近在搞拆迁,贺朝就是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

谢俞从清华的食堂里直接打包好两个人的饭菜,就往工地去了。

工地附近都拉了横条,不让人随便进。但谢俞来过好多次,包工头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工地上挺嘈杂,轰隆隆的,谢俞听的耳朵有些鸣。

“小朋友——这里——!”

谢俞顺着声音看过去,穿着青灰色工服带着头盔的贺朝坐在一台挖掘机里,那张俊秀的帅脸沾了点灰尘,正歪着头朝他笑。

贺朝推开车门,从挖掘机上跳下来,欢快地蹦跶到谢俞面前:“小朋友来给哥送饭了吗?辛苦啦!哥身上有灰,就先不抱你了昂!”

谢俞点点头,从包里掏出张卫生纸来,示意贺朝弯腰。

贺朝嘿嘿笑了一声,乖乖地把腰弯了弯,让谢俞给他擦干。

旁边几个三四十岁的搬砖大叔看不下去了,冲着贺朝喊:“喂!小贺啊,你多少收敛点行不?欺负我们一群大叔找不着对象吗?”

贺朝笑着贫嘴了几句,就拉着谢俞走了。



两个人去了工地的帐篷里,找了张小桌子,把快餐摆上桌。

谢俞皱了皱眉头:“都不热了。”

贺朝一边用一次性筷子挑菜里的香菜,一边说:“没事,小朋友给送的我就都觉得香。”顿了顿,又接着说:“等小朋友下次放假了,哥带你回家吃好的。”

“嗯。”

“小朋友现在上课辛苦吗?”贺朝嘴里嚼着土豆,含糊不清地问。

“还行。”谢俞把嘴里的饭咽下去:“你比我累。”

贺朝看着谢俞,轻轻叹了口气:“要是哥有咱家小朋友的脑子就好了。怀念和小朋友当同桌的日子啊!”

谢俞轻轻笑了一声:“朝哥,怎么这么丧啊?”

贺朝又贫了一句:“男朋友太优秀了,你朝哥我压力很大啊!”

贺朝压力的确很大。

谢俞高考后领完成绩,把清华录取通知书给贺朝看时,贺朝除了欣喜,最大的其实是惶恐。

原来小朋友这么优秀,那他自己还配得上小朋友吗?

他陪着谢俞去了北京,其实凭着他的那张脸能找到更好更体面的工作,但他还是一声不吭地跑去了工地。

清华里人才很多,小朋友天天跟这些人混在一起,会不会丢下自己,贺朝不敢想。

他虽然没想过要开一辈子的挖掘机,但现在还是要忍,还是要带着小朋友一起吃苦。

但还好,谢俞给了他足够的安全感。


他看着靠在自己不太干净的怀里的谢俞,轻轻吻了下去。


阅读51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