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考:游惑的择偶标准

2022-03-20

文:一盏

 

 “学生”这个庞大的群体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能耐,唯有在违规的边缘反复蹦迪这点上,做到了古今中外的完美统一。

  全国最有名的军校学生也不例外。

  

  游惑刚读军校时,也被室友强拉着参与过一两次男寝诡异的联动活动——男生这个物种多少都有点“全寝一起沙雕”的团结精神,直得都感觉不到游惑和他们有些格格不入。

  虽说是一起玩,游惑基本上只是充当一个捧着椰子汁喝得面无表情的角落背景板。

  拉了灯的寝室被五颜六色的彩灯照的颇有几分夜 店KTV的感觉。那群中二少年们披着床单,拿着茶杯当话筒,把情歌嚎出了关东大汉站在沙尘暴里敲鼓的气势,好一丛祖国的食人花。

  游惑就站在彩灯照不到的角落里,他们仿佛隔了一个世界。

  

  室友玩真心话大冒险时也拉过他一起。游惑这尾黑锦鲤早早就展现出了他非凡的实力——第一个中标。

  室友快乐地递上牌叫他抽一张,不准反悔。

  黑锦鲤体质从不叫他失望,反手给自己一张真心话:“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人?”

  室友吹着口哨,幸灾乐祸地催他回答。

  另一个室友颇为开明:“没事,放心答,喜欢男的也没关系,这儿都是自己人!”

  游惑:“……”

  大部分时候,男生八卦起来就没女生什么事了。

  

  游惑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回答。

  “没有。”

  没有喜欢的类型,更没有喜欢的人。

  他大概都已经没了那种名为喜欢的情感,从那个冰冷的金属进入他眼里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与常人不同,各个方面。

  

  系统里的日子压抑得很,闪着红光的摄像头紧紧盯着你的一举一动,像一双无形的眼,逼得人喘不过气来。

  但反抗也往往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诞生的。考官A用制服掩盖了自己一身的尖刺,他戴上了名为“系统代言人”的面具,薄薄的皮囊却压不住那一身反骨对自由的渴求。

  疯子是无法被束缚的。

  

  孤狼也是一样。

  

  两个疯子,楚月说。

  所以他们互相吸引。

  

  姓秦的疯子把鲜 血抹在游惑苍白的唇上,对着他微红的耳垂吹了口气。

  “七情六欲,你一点没少。”他笑着,“亲爱的,你和我们一样。”

  “系统不会让你变成一个怪物。”

  

  游惑扣住秦究的肩,让那抹血染红两个人的唇。

  秦究。

  游惑轻声念道。

  

  你可以砍去狼的四肢,剥夺自由,但你永远不能让狼性泯灭。

  游惑举起枪,枪口对准于研究员的虚影。

很久之后一天,吃饱了撑得的特训营教官们和S大队队员们坐了一窝,找了副牌玩真心话大冒险。

  被拉进局的总教官第一个中奖。

  游惑拿了最表面一张,只看了一眼就搁下了牌,放在桌上,突然就笑出了声。

  秦究凑过去看了眼牌,也跟着笑出了声。

  楚月被他俩笑的莫名其妙,拿起来一看,只感觉游惑这条黑锦鲤难得手气好了一点,不是什么怪题。

  和数年前还是读书时一样,游惑抽中了一张真心话——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人?

  楚月点着牌上的字:“量身定做啊。”

  

  游惑喜欢什么类型的?

  没什么类型,只要秦究。

获取更多原耽资源原耽同人文原耽美图原耽小说认识更多原耽集美,可微信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原耽家。


阅读13
分享
写评论...